娱乐八卦网

娱乐八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徐良 >

中国“神曲”十五年:从《忐忑》到《张士超中

娱乐八卦网 时间:2019-01-11 15:43

  中新网1月21日电(宋宇晟) 近日,一首名为《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的歌曲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歌曲中,“无厘头”的歌词配以“传统又正统”的合唱,这种“刻意”的混搭让这首《张士超》被不少媒体称为“2016年的第一首神曲”。

  当然,“2016年度第一首神曲”的说法也许不太精确,不过年年都有新神曲却已经成为了近年来发生在中国的现实。

  神曲是什么?在百度百科中,“神曲”这个词被给出了这样的定义,“一些曲风或上口或雷人,旋律易于传颂,节奏简单鲜明,能令人产生类似‘洗脑’一样的效果的歌曲,有时也指一些风格奇异,‘没有神一般的实力是唱不好’的歌曲,绝大多数的神曲都红极一时”。

  在今天的生活中,对“神曲”二字的这种解释已经为绝大多数人所接受。而事实上,这一称谓产生也不过5、6年的时间。但在“神曲”这个称谓产生之前,在中国已经存在了“神曲”风格的歌曲。若从那时算起,中国的“神曲”到今天大概已经走过了十五年的时光。

  在“神曲”一词出现之前,江湖上早已有了“神曲”的传说。彼时的“神曲”虽无“神曲”之名,却已有“神曲”之实。

  我们姑且将“神曲”产生之前的年代称为前“神曲”时代。这期间颇为火热的是一系列网络歌曲。

  其中,被认为较早借助网络走红的歌曲是2001年被广为传唱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事实上,这首歌在1995年就已被创作出来了,歌手雪村当时也并不知名。直到2001年,这首歌才以Email的方式在网络上传播开来,而后迅速走红。还有网友为这首歌配上了Flash动画。

  这以后,不少歌曲通过网络平台走红。2004年的《老鼠爱大米》就是绝好的例子。有数据指出,当年这首歌被上传至网络两个月后就收获了超过1000万人次的搜索量。杨臣刚还借助《老鼠爱大米》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这期间,《两只蝴蝶》、《香水有毒》等一批网络歌曲以相似的方式走红网络,继而在现实生活中被人们关注、传唱。

  这一时期,这些以类似方式走红的网络歌曲被认为普遍带有“流俗化、口水化”的特征。更有媒体将之概括为,歌词“简单甚至粗鄙”,内容“大多围绕男女爱情那点事”。

  2010年,旅德歌唱家龚琳娜一首《忐忑》横空出世,改变了此前网络歌曲的既定走红套路。

  《忐忑》中“嗯,啊,唉,哟……”等不知所云的歌词,配上龚琳娜丰富的表情,一下走红网络,并引发众多名人模仿。

  但同时,这首歌也并不像之前走红的那些网络歌曲那样走“流俗化、口水化”的“草根路线”。《忐忑》中运用了诸多民族唱法,而颇有新意的表现形式则迅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曾有文章指出,《忐忑》的作者、德国人老锣在这首歌中将中国民乐与德国巴伐利亚民族文化的现代音乐元素结合到一起。而老锣自己也曾表示,“伴随世界格局的变化,当代音乐已由过去全球化背景下对音乐统一性的追求,转向对音乐文化差异性的关注”。

  也就是在这一年,“神曲”一词产生。有说法认为,“神曲”这一称谓就是从《忐忑》开始的。2010年,网络上甚至还出现了“中国网络神曲排行榜”,该榜单每年会评选出当年十大神曲。

  事实上,《忐忑》的走红为中国“神曲”开启了新的风格,跨文化背景的、不同风格的混搭音乐成了这一时期“神曲”的特征,或者说是潮流。而人们对“流俗化、口水化”走向的“神曲”的关注度逐渐降低。

  2012年,鸟叔的《江南style》走红世界。这首歌曲在短短3、4个月之内通过互联网与社交媒体风靡世界,并受到不同文化圈公众的追捧。这让《江南style》成为了跨文化传播的典范。

  骑马舞、带有嘻哈风格的舞曲、发生在首尔江南地区的故事背景以及MV中塑造的普通青年形象,这些元素让《江南style》本身就具备了跨文化的特征。从这个角度来说,《江南style》与《忐忑》虽然风格迥异,但它们的确有着相似的内核。

  但这种具备跨文化特征的“神曲”并没有在中国成为广泛效仿的对象。国内的“神曲”在这期间,迅速转向了“广场舞风格”的方向。最为明显的例证是凤凰传奇的一系列“神曲”和《小苹果》的火爆。

  事实上,和鸟叔同一年走红的《最炫民族风》应该算走向了“跨文化”的另一面。《最炫民族风》颇为关注民族元素,加之与流行的电子音乐结合,使之成为极具平民化风格。而其中强烈的节奏则让这首歌曲总能出现在大爷大妈跳广场舞的现场。

  2014年才出现的《小苹果》则走到了另一个方向。有研究就指出,《小苹果》的音乐风格采用的是复古的电音节奏,在曲风上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流行的迪斯科有些相像,但《小苹果》的节奏感更强。这种与筷子兄弟电影中怀旧风相契合的复古音乐,在加入强烈的节奏感之后,已经成功地成为了不少广场舞的固定曲目。

  在广场舞风靡的当下,《最炫民族风》、《小苹果》这类曲目以不同的风格获得了大爷大妈的青睐,但同样的是适合广场舞的节奏感。在这个中国大妈已经成为一种“购买力”的年代,“广场舞风格”的“神曲”走红也就很好理解了。

  现在,当我们再回过头来看这几天才走红的《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除了具备一些“神曲”必备的要素之外,这首歌颇受关注的是以“传统又正统”的合唱方式混搭了“无厘头”的歌词。

  有评论就认为,音乐符合合唱的完整规格,旋律不复杂,节奏与和声也并没有独特之处,其中的歌词展现了非常生活化的当代青年人的状态,而这些歌词成了这首“神曲”的亮点。

  这似乎和前“神曲”时代的网络歌曲有着某种相似之处——平民化的歌词再次成为其亮点。事实上,在2015年,庞麦郎的《我的滑板鞋》就已经将这种平民化的歌词带回到了人们的视野当中。

  当然,其中具体的风格还是有所变化的——从十五年之前的“大白话”变成了今天的“絮絮叨叨”。

中国“神曲”十五年:从《忐忑》到《张士超中的相关资料:
  标题:中国“神曲”十五年:从《忐忑》到《张士超中
  地址:http://www.guangyibbs.com/xuliang/2019/0111/243.html
  简介:中新网1月21日电(宋宇晟) 近日,一首名为《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的歌曲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歌曲中,无厘头的歌词配以传统又正统的合唱,这种刻意的混搭让这首《...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文章:
----------------------------------